Hearts  
LFLTitle
 
Introduction
Speaker
Agenda
Registration
  No.23  
Camp
Direction
Download
History
 
  Pigeons  
     
    
  “ 唯有依靠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 ”  
  …… 记两个人的眼泪  
  巴城中华基督教会 沈昆如  
     
  感谢神,带领我们全家四口连续第三次参加“珍爱一生”家庭夏令会。这也是我第二次参予营会的服事。主给了我们满满的祝福 ,我也从两个人的眼泪中,更多体会到了什么是“ 唯有依 靠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 ”(诗128:12)

【女儿的眼泪】

因为去年营会中若歌剧团短剧的成功演出,短剧成为今年同工们的特别祷告事项之一。在圣灵感动下,我们教会一位很有恩赐的弟兄在短时间内写就了一出《 父子情 》。

当兼任男主演的他来找我希望我们快八岁的大女儿Shirley饰演剧中女儿一角时, 我和太太都没有思想准备。 不过很快我们就有点飘飘然了,心里说:“哇,女儿能够上台表演,多了不起啊?!”于是,开始软硬兼施要女儿就范。然而她却坚决不愿意,更有甚者,还在她的一群“小姐们”中间鼓动每个人都不要。因为剧中的女儿需说中文,同工们一时也难以找到合适的人选,只好边祷告边寄希望于一个四岁的小女孩。

这样过了一、二个月,我们夫妇已经不再指望女儿能够“上台亮相”了,同时也向神认了“盼望女儿为自己露脸”的罪。神对付了我们,同时也在预备Shirley的心。

有一个周六的晚上九点多,我被哭声引到女儿的卧房。Shirley躺在床上,哭个不停。我纳闷地问为什麽。她告诉我,她觉得自己有很多SIN,自己没有办法 “改正”。我又惊又喜,连忙安慰她,“爸爸妈妈也是这样。这就是为什麽我们要TRUST JESUS,让 JESUS住在我们心里。因为只有他能帮助我们‘改正’”。“我很早已经在 SUNDAY SCHOOL ACCEPT JESUS 了。”“那我们就再祷告,求主帮助你‘改正‘”。过了一会儿,Shirley的眼泪又刷刷地往外淌,“CAN I GO TO HEAVEN?”我就赶紧用EE(Evangelism Explosion三福)培训时学过的要点和女儿分享。我们一起交谈、擦眼泪、祷告,擦眼泪、交谈、祷告,“折腾”来、“折腾”去,到将近十一点她才安心睡着。太太和我为女儿祷告感谢神,但当时我们却不明白为什麽 Shirley 会想到这些,因为当天她没有犯什麽大错以至我们责备她。

感谢主,次日的主日崇拜我们没有因为前晚的“事件”而迟到。午饭后,编剧兼主演的弟兄告诉我“今天一定得排练”,而原本很有希望的四岁女孩因年龄过小无法保证稳定的效果而被迫放弃。因需参加教会同工会,在得到女儿 “NO” 的重申之后,我只好让太太继续处理,虽然我觉得机会渺茫。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会议结束后,有人通知我我们全家的女士们我们还有一个两岁多一点的小女儿 都去“排戏”了!后来太太告诉我,她只对女儿说了一句话,“Shirley, 这次演戏看来是神的呼召。你记得约拿的故事吗?”女儿竟然180度大转弯,“OK...”虽然还是有点不情愿。我们这才明白,原来前一天晚上Shirley的眼泪是为了准备次日开始的事奉。

【我的眼泪】

营会的第二天,远志明弟兄的太太刘丽莉姊妹给我们作主题见证。刘姊妹那朴实无华而坦诚相见的生命见证,将她信主前后的改变、神对她和远弟兄婚姻家庭的祝福,以及现实生活中的远弟兄,一一娓娓道来,内容生动而发人深省。神的灵在现场大大地做工,许多人受感流泪不止,我也是其中之一。

当时,大会恰好安排我担任领会。在刘丽莉姊妹见证的尾声阶段,我开始为如何带领会众回应焦急起来。按当时圣灵全场带领的景况,我知道若不呼召必然是对神国的一个亏损。请谁来呼召呢?我估计远弟兄当时仍在“宿舍”祷告,而按以往经验另一位主题讲员一般也会在“宿舍”预备下一场。情急之中我把张杰明牧师给忘了,“现场没有牧师,我又不能呼召,大会主席也没通知我作任何特别安排,主啊!我怎麽办?!”我一边拭着不住的泪水,一边急切地在心里大声呼求主耶稣,“主啊!我怎麽办?!主啊!我怎麽办?!主啊!我怎麽办?!”

刘姊妹的见证结束了,全场响起了经久的掌声。当掌声渐息,我无可奈何地猫腰要从侧面上台去,心里一点不知该说什麽时,主借着这样一幅图画告诉我“I AM IN CONTROL!”

大会的另一位主题讲员杨胜世牧师,掀开会场左侧用来隔离走道的布帘,从一个侧着头于我目光正对的特别角度,大步流星地走上讲台,开始呼召。

我连退两步,坐回我的位置,感恩的泪水如江河般涌流出来!“主啊!WHO AM I?!你竟这样亲自对我说话!主啊!WHO AM I?!”

杨牧师呼召后,有许多人举手决志信主。我的头埋在似乎已被泪水浸湿的双手中,我的心随着杨牧师的一声声“感谢主!”而狂喜着,“HALLELUJAH! … HALLELUJAH! … HALLELUJAH! … 赞美主!”

后来开同工会时,我才知道,大会主席刘友军弟兄在刘丽莉姊妹见证结束前十几分钟,偶尔看见了坐在后排的杨牧师。他随即写了张纸条请杨牧师结束后呼召。圣灵这样奇妙地带领令同工们不住地赞美神。

我从女儿和我的眼泪里、我们全家的亲身经历中,由衷地感受到二零零四年第十一届“珍爱一生”家庭夏令会的圣灵恩膏。但愿你我家庭来年再相见,一同领受神籍着“珍爱一生”带给我们的更大祝福!